大山深處閃光的黨徽--商南縣富水鎮離退休干部黨支部30年瑣記

發布: 2015-7-01 09:39 | 作者: webmaster | 來源: 本站原創 | 查看: 878次 | 字號:

現如今,有相當一部分黨員可能已忘記了黨徽的樣子。但是在陜西秦嶺之南的大山深處的商南縣富水鎮,卻有這么一群樸素而閃光的老同志。不論何時何地,他們胸前永遠佩戴著閃光的黨徽,行走在富水鎮的街頭巷尾。這些人,就是富水鎮離退休老干部黨員。富水鎮離退休黨支部從第一任支部書記趙文杰到第二任書記魯中山,再到現任書記周孝廉,風風雨雨30年來,時光沒有磨褪他們的黨性,反而在歲月的長河里沖刷得愈來愈亮。堅持不懈地保鮮黨性,堅持不懈地開展積極的活動,堅持不懈地為當地群眾做好事辦實事,在維護地方穩定、促進地方經濟發展中,綿綿不斷地發揮著光和熱。

三十年的堅持

走進商南縣富水鎮離退休干部黨支部略顯簡陋的辦公室,隨手翻開支部學習活動記錄本,上面顯示:會議時間:2009525日,主持人:周孝廉,記錄:陳杰,參加人:野風,陳光增,劉祥云,魯中山請假;周孝廉領學胡錦濤科學發展觀……;20111130日;主持人:周孝廉;安排:學新聞,講故事;參加人:周孝廉  野風 高士玉 劉祥云…… 2013630日,星期日,老干部黨支部活動《紀念建黨92周年活動》…… 2014530日,星期五,支部生活會,活動內容:座談當前國內的不安定因素及新疆暴亂恐怖事件……2015530日,學習“三嚴三實”……。厚厚的記錄本,記錄著富水鎮黨支部30年來的日常工作,一字一句將過往的歲月悉數串起,串成一個個堅實的腳印,讓人可以如此真切地感受一個基層黨組織30年一路走來的不易、持之以恒的堅守。

商南縣富水鎮離退休干部黨支部建立于1985年,歷經30年,書記換了三屆,現有黨員12人。首任支部書記趙文杰,197711月從縣民政局離休回到家鄉,“閑不住”的他利用自身豐富的人脈資源,幫富水鎮籌辦磚廠、紙箱廠等企業,同時還身兼縣法院陪審員、鎮敬老院顧問等職。198411月,在他的倡議下,商南縣第一個老干部活動中心富水鎮老干部活動中心成立。198412月,建立全縣第一個老干部黨支部商南縣富水鎮離退休干部黨支部,并當選支部書記。

有了支部,就有了陣地,就有了開展基層黨務工作的堅強堡壘。而就是這樣的一個基層支部,從建立那天起,就如同一塊巨大的磁石,輻射、帶動了周圍一批又一批心存信仰的黨員。該支部制定了黨支部學習生活制度,確定每月月末為黨支部集體學習日,組織全體黨員學習黨章、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學習時事政治、中省市縣的工作部署和重要文件,暢談改革開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相互座談交流學習體會,討論通過黨支部的有關安排和決議,交納黨費,同時做到每次學習都有安排、有材料、有考勤、有記錄、有討論內容。

為了解決經費不足問題,199210月,一番調研后富水鎮離退休黨支部大膽創辦了富水鎮“老齡診所”等經濟實體,每年為老干部黨支部增收600多元,既方便了群眾看病,又保證了黨支部的日常活動經費。同時7名黨員帶動30多名離退休老干部為學校代課、幫助村組清財、辦板報宣傳、為群眾寫春聯、義務診病等,深受好評。30年來,不管人員如何變動,支部的學習活動一直持之以恒,從未間斷,讓每位黨員都能夠經常及時接受時事政治教育、了解黨和政府的各項路線方針政策和重大工作部署。

30年來,支部書記換了三任,一些黨員已經離開了這片熱土,這個組織不但沒有垮,凝聚力和戰斗力卻與時俱增,黨性愈擦愈亮。

他們成為富水鎮一道特別靚麗的風景,一桿特別醒目的標識。一個人做一件好事容易,做一天好事容易,經常做好事難,年年月月做好事更難,三十年來堅持為身邊的群眾做好事、為這個社會做有益的事就難上加難。30年來,他們堅守的是一塊凈土,堅守的是一方陣地,堅守的是戰爭年代俯仰皆是如今卻成為稀罕的一個普通黨員應有的底線。

常年佩戴黨微的戰斗集體

富水鎮距離商南縣城約20公里。2011, 如今已78歲有著35年黨齡的支部書記周孝廉在組織老干部學習“草帽書記”楊善洲的先進事跡時,看到了楊善洲胸前那枚閃閃發光的黨徽,受到了極大觸動。“是黨微映照著楊善洲當官手空空,退休又鉆山溝溝;是對黨的忠誠鑄就了楊善洲一心為民、清廉履職、忘我工作、兩袖清風的公仆本色‥‥‥”周孝廉把自己的想法通過縣委老干部局領導向縣委作了匯報,得到縣委組織部門的答復:“可以”。在得到縣委的明確答復后,周孝廉組織支部黨員學習《中國共產黨黨旗黨徽制作和使用的若干規定》,圍繞佩戴黨微的重大意義、有關要求進行了學習討論,在統一思想、提高認識的基礎上,大家對佩戴黨微形成了一種共識:佩戴黨徽體現的是對黨的忠誠、信仰的堅守,是向人民群眾作出的莊重承諾,每名共產黨員佩戴黨徽不僅是對自己的約束,把自己曝光在群眾的監督之下,而且不管你走到哪里,干什么事情,都能時刻提醒自己是共產黨員,就知道什么事該做,什么事不該做,就不會犯錯誤,就能時刻保持共產黨員的良好形象。還能經常想起一大批中國共產黨的忠誠戰士,使自己的黨性經常保鮮。

從此,富水鎮離退休干部黨支部統一佩戴黨微在附近七里八鄉都傳開了,黨員們走親訪友、參加活動、重大節慶日,出門前更換衣服時首先做的一件事就是看黨微有沒有戴好。

剛開始佩戴黨微時有些周圍群眾投來了詫異的目光,這時老黨員們就不厭其煩的向群眾宣傳黨旗黨微知識。有一次,老黨員封年娃回陜西藍田料理他父親的后事,他的一個親戚說:“您都這么大歲數了,怎么還帶個團徽?”。封年娃指著黨微上的圖案說,這不是團徽這是中國共產黨黨徽,我是一名黨員,我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封年娃普通得如同臨潼出土的一個秦俑,就是這位外表平凡到邋遢的糧站系統的老黨員,骨子里頭卻暗藏著太多對黨的忠誠。他的光芒足以映照出那些衣冠楚楚語言豪華內核里卻極其骯臟的黨員領導干部身上的妖孽來。老黨員吳志明家距黨支部所在地有6華里,一次,支部組織傳達上級文件時,因出門太急,老伴將他沒有戴黨微的上衣遞給了他,走到半路,發現黨微沒有戴,這時離學習時間還有不到2個小時,為了能準時參加學習,他租了一輛出租車從家里取了黨微后才急匆匆地趕到支部參加學習。

這些大山深處再普通不過的一群周圍人并不以為然的黨員,卻對一枚小小的黨徽這么敬重,敬重到畏懼的程度。

他們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請回了我們這個社會缺失既久的無量無疆的信仰的佛。在我們看來,這一枚枚小小的黨徽,像群星一樣燦爛,正是黨風、政風、世風根本改變的希望所在。

回家的感覺

20141127,《商洛日報》刊登了退休教師朱仁海的文章《回家》,講述了他退休后三個月都沒有找到支部接收他的組織關系。后來在別人的介紹下,他找到了商南縣富水鎮離退休干部黨支部,正逢該支部組織集體學習,他被十幾名佩戴黨徽的黨員認真學習的場景感動,欣然將懷揣已久的組織關系轉入該支部,在心里感嘆到:“我找到家了,我終于回家了!”

其實,不光朱仁海,商南縣富水鎮離退休干部黨支部的每位黨員回到這個“家”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由于商南縣富水鎮離退休干部黨支部班子健全有合力、管理有序講紀律、活動經常有特色、服務熱情有動力、健康向上有活力等特點,巨大的組織向心力吸引了很多離退休黨員“回家”了:原富水郵電支局局長魯中山、原富水中心醫院書記陳杰、原商南縣林業局職工劉祥云、原富水鎮教師高士玉、董海鷗,都是在一種神奇吸引力下凝聚在這個支部的。

回到了這個“家”,大家也就把這里當成了真正的家。支部成員自覺遵守組織紀律,按時參加組織活動,按月足額交納黨費,因事因病嚴格履行請假手續,從不因特殊情況缺席組織活動。每月30號,無論陰晴雨雪,無論身在何處,無論手頭有多重要的事情,支部成員都會從四面八方聚集到富水鎮、聚攏到一間十幾平米的黨員活動室,參加集體學習討論。

老黨員魯中山、劉祥云、陳杰在縣城居住,每次參加活動,他們都是早早從縣城坐公交到富水鎮黨員活動室,學習完后,再花上4塊錢乘車回去。而在河南西坪居住的老黨員高士玉,路途更遠,參加一次活動來回得花費12塊錢。(這里與河南毗鄰。)一路顛簸,對于上了年紀的他們來說,辛苦自不言說。但和辛苦相比,親臨現場的參與感、有所收獲的充實感卻讓他們內心無比愉悅。

原富水食品公司退休職工、77歲的老黨員陳光增因病行動不便,于是干脆叫兒媳用輪椅推著他趕來參加學習。2003年突發腦溢血的朱書海,留下了偏癱后遺癥,每次參加活動,都是老伴陪伴護送。啥時候學習完了,啥時候老伴再護送回去,一路相互扶持,風雨無阻。

他們中一部分人已經到了風燭殘年,卻懷揣著生命里最珍貴的東西永不撒手。他們握緊的,正是今天我們這個社會所嚴重缺失的。

一位85歲老人臨終前的遺憾

記者采訪時,被一位85歲老人迫切要求入黨的事情深深打動。

離休干部、黨支部組織委員野風,山西忻縣人,14歲投筆從戎參加陜甘寧邊區警備2旅文藝宣傳隊,享受排級待遇。1950年又參加抗美援朝戰爭,光榮負傷,屢立戰功,后在縣殘聯工作,1979年離休,在商南縣威信很高。野風的一個老表叫何俊杰,1920年出生,1940年被國民黨抓壯丁進入國民黨軍隊服役,19497月他棄暗投明,加入中國革命,在富水區公所擔任糧食保管員,為我軍前線將士籌備和運送軍糧。 2003年的一天,何俊杰找到野風,想請他作入黨介紹人。野風認為,離退休老同志向往黨組織是件大好事,我是一名黨員,為黨培養和輸送新鮮血液義不容辭,就滿口答應了何俊杰的請求。當時野風組織關系在商南縣民政局,為了幫助老表何俊杰入黨,野風經上級組織部門批準,就把個人組織關系轉入富水鎮離退休干部黨支部,并請當時的支部書記、離休干部趙文杰一同作何俊杰的入黨介紹人。趙文杰考慮到何俊杰的歷史問題,推薦的又是自己的老表,就堅決沒有同意。誰知一晃兩年過去了, 200512月,85歲的何俊杰到了生命的彌留之際,他拉著野風的手說:“我最大的遺憾是沒有入上黨。”野風緊緊地握著老表的手,含著熱淚看著老表離開人世。

這件事野風相當長一段時間都想不通。他的怨憤像秋草一樣長時間瘋長著。我們要怎樣苛責這個趙文杰,一個老同志生命里最后的一樁心愿,你都要這樣殘忍地扼殺掉,你何其殘酷無情。我們又當怎樣表彰這個六親不認的趙文杰,雖然你只是一個小山村小小的支部書記,你卻把黨性原則奉在高臺,不讓它被一絲一毫的纖塵蒙蔽。一個積極要求入黨的老同志,用生命表達了他的向往。一個生命的代價,再一次地擦亮了富水鎮離退休黨支部門口的牌匾。

感恩的回報

“做人要感恩,我們老了,在身體條件容許的前提下,還能為家鄉做點事,我們高興!”---周孝廉,這位年已78歲有著35年黨齡的老黨員,1994年從青海省祁連山地質二隊高級工程師崗位上退休,后被返聘為甘肅省張掖市有色金屬集團總公司總工,2004年回到富水鎮,2011年接任離退休黨支部書記。

“做這些事情,啥都不為”,只是為了不辜負“黨員”這個神圣的稱謂、不辜負黨組織這么多年的培養。有著16年糖尿病史的周孝廉,把全部的熱情和才智都放在了如何做好支部工作上。在充分學習繼承前兩任支部書記好的工作方式、方法的基礎上,他帶領支部一班人大膽創新,制作 “富水老年人動態專欄”,按60-69歲、70-79歲、80-84歲、85-8990歲等5個年齡段,將全鎮60歲以上老人的姓名、出生年月、健康狀況、住址等信息分門別類登記,掛在墻上,實行動態管理。哪位老哥們走了,信息牌會悄然摘下來。隨著時光的流逝,這些老人的名字也在與時俱進地發生著位移。動態管理是富水鎮離退休黨支部的一大創新。全鎮老人的生日都明白地標注在牌子上,及時地為老年人祝壽,就成了這個支部的工作之一。鄰里發生矛盾糾紛,支委主動登門做思想工作、化解矛盾;群眾生活有困難,支部都想法設法幫助解決。20085月,四川汶川發生強烈地震,支部成員帶頭捐款和交納“特殊黨費”,為災區捐款12000多元。近年來,支部為困難黨員和社區60歲以上老年人發放慰問品,合計20000多元,贏得干部群眾熱情稱贊。

在關心下一代工作中,支部建立了“留守兒童花名冊”,成員明確分工,每人幫扶1-2名留守兒童。學生周陽因父母親長年在外打工,交由爺爺奶奶看護,支部書記周孝廉就與他結成幫教對子,經常到其家中和學校過問他的學習、生活情況,并拿出500元幫他購買衣物和學習資料。在周老的資助下,周明現已從技校畢業參加工作。老黨員吳志明無私幫助貧困學生吳海洋8年,現在吳海洋已分配在海南工作。陳小亮因家境貧困,面臨輟學,野風拿出3000多元幫助他交學費,給他購買生活和學習用品,幫助陳小亮度過了難關。近兩年來,老黨員們先后與30多名留守兒童結對子,幫助困難學生23名,幫助4名后進學生轉化為“三好學生”,為困難學生捐款2萬多元,用實際行動踐行了為民服務的宗旨。

富水鎮離退休老干黨支部采取的是“社區+支部+協會”的管理服務模式。即富水社區黨支部居委會、富水街社區老年人協會、富水街社區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合署辦公,社區黨支部書記兼任老年人協會會長、關工委副主任,老干部黨支部書記兼任老年人協會副會長、關工委主任。這樣的一種新型管理模式,方便交流,務實高效,在工作中形成了相互交融、相互促進的和諧氛圍。離退休老干黨支部充分開發利用社區提供的場地資源和聯系平臺,加強學習,積極工作,在強化黨支部自設建設同時,積極參與和支持社區黨支部、社區居民委員會的工作,指導社區老年協會和關工委的工作,在社區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中發揮了積極作用

教師出身的董海鷗是支部成員中的活躍分子,組織各項文體活動,推廣健身運動是她的強項。“商南縣如果組織開展大型群眾性文化體育活動,只要把任務交給離退休干部黨支部就完全可以放心。”這是商南縣委和富水鎮黨委給富水鎮離退休黨支部的評價。為了大力發展群眾性文體活動,董海鷗負責每天清晨在村部播放“回春醫療保健操”等樂曲供老年人鍛煉,晚上組織老年人和群眾在村部扭秧歌,跳廣場舞。節假日,周孝廉、董海鷗他們還自編自演文藝節目和老人兒童同臺演出,并多次參加市縣組織的文藝演出活動,極大地豐富了廣大老年人和群眾的精神文化生活。

                         

“花到深秋別樣紅”。富水鎮離退休干部黨支部用信念染綠大地,用行動書寫忠誠,用形象踐行諾言,把黨旗照得更鮮紅,映得晚霞更燦爛。他們普通得如同富水鎮的一堆土,他們閃光得卻絕不遜色于富水鎮夜空璀璨的星辰。 他們用一種不變的品質,用一種堅定的姿勢,站成秦嶺之南的一道風景,譜寫出了一曲當代共產黨員之歌。商南縣委領導形象地稱贊富水鎮離退休干部支部黨員是“三任書記三顆星,十二名黨員十二桿旗”。

 (作者:李泉林、蘇成君、李海鴻)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