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家鄉解放的那一天---省扶貧辦退休干部王學東

發布: 2019-7-31 16:45 | 作者: webmaster | 來源: 本站原創 | 查看: 0次 | 字號:

    我的家鄉藍田縣洩湖鎮馬王村是驪山南麓一個小山村,處于藍田縣橫嶺丘陵地帶。說是小山村,但在山區卻是一個大村落。70年前,這個村有50多戶200多口人,村子歷史悠久,稱得上“千年古村”。唐末黃巢起義時曾在村上圈過馬,加之村民以王姓為主,村名就叫“馬圈王村”,簡稱“馬王村”。我家住在距村半里路的村南坡下獨莊,共住5戶人,這里曾經種過菜,獨莊就叫“菜園”。
    1949年5月24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因為這一天我們村上來了人民解放軍,我的家鄉解放了。這天天氣格外晴朗,蔚藍的天空沒有一絲云彩。初夏的早晨空氣清新,特別涼爽,我和小伙伴們到崖背的沙坡上玩耍,大約十點多鐘,我看到一群大姑娘小媳婦背著小包袱,懷里抱著、手上牽著小孩子,嘰嘰喳喳、慌慌張張地從馬王廟下來,接著母親上來告訴我們:“趕快往回走,過隊伍了”。原來在地里干活的人看到一支幾百人的隊伍,扛著步槍,抬著機槍,從山梁上向馬王村走來,人們不知道是國民黨的隊伍還是共產黨的隊伍,也沒見過解放軍的隊伍,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山區自黃巢駐軍后千年來從未來過隊伍。在地里干活的人急忙回村,滿村子呼喊,讓村民躲避。我回家后,母親抱著兩歲的妹妹,伯母領著比我大五歲的堂哥,嬸娘領著堂妹,堂姐牽著我,隨著村上下來的婦女和兒童,奔向離村三里多路一個叫“陰司溝”的地方,藏到那兒山洞里。“菜園”留下父親、叔父和70歲的隔壁三爺看守。
    我們在山洞里待了不到一個小時,叔父跑來說村上來的是人民解放軍,要在村上打點休息,然后就開拔,讓大家回家。回到我住的獨莊,各人回了各家。我看到了30多個穿灰色軍服的解放軍,大部分已經吃過飯在大槐樹下坐著休息,少數還在端著碗吃飯,父親和叔父在哪幫忙,還和吃飯的戰士們說話。有父親和叔父在場我也不害怕,站在旁邊發呆地看著鍋里,涎水都從口里流出。一個年紀較大的炊事兵給我舀了一碗寬葉面,說道:“小朋友餓不餓,餓了就端上吃吧!”。我不敢接碗,父親就說:“快謝謝叔叔,把碗接上。”我才接過碗吃了。解放軍的和藹可親、秋毫無犯,給我留下了難忘的印象。后來聽父親說,這支解放軍在解放臨潼縣城后,天未明翻越驪山,走了40里山路來馬王村埋鍋做飯,休息了3個多鐘頭,經寇家嶺村向洩湖進發,再去藍田縣城。再后來,我從1949年5月29日《群眾日報》刊登的消息和《藍田縣志》上得知,5月20日省城西安解放,駐守藍田縣城的國民黨軍向秦嶺深山逃竄,當天下午中國人民解放軍一野六軍軍部派人趕赴藍田,策反縣自衛團起義投誠,23日駐縣城自衛團200多人宣布起義,活捉了敵偽縣長、軍統特務田云漢(鎮反時被槍決),藍田縣城解放。5月24日路過我們村的解放軍就是一野六軍十六師四十七團,當晚露宿洩湖鎮,25日10時抵達藍田縣城,旋即開赴長安大峪口追剿國民黨軍殘部。26日六軍十六師四十八團進駐藍田,藍田全境和平解放。
    家鄉解放的那陣,我雖然還不到6周歲,但卻目睹和經歷了新舊社會兩重天,一個苦來一個甜。我親眼見過國民黨抓壯丁和地主逼債的情景。就在家鄉解放的前一年收罷麥,國民黨來村上抓壯丁,抓走了四個人,其中一個是我這一輩中排行老大的堂哥。大哥當時十七八歲,是伯父32歲去世后伯母一手抓養大的,伯母、母親和嬸娘哭的死去活來,叔父想不出辦法,去到山北面晏灣村,告訴了在那里幫助二爺、三爺收麥的父親。父親回到家后將胡須一刮,換了一身干凈衣服,抄小路追趕抓壯丁的人。在離洩湖鎮不遠的路上,父親終于趕上了。他口稱“老總”,對抓人的兵說:“我侄兒膽子小、身體弱,不適宜當兵,我參加過武漢保衛戰,與日本人打過仗,讓我頂替侄兒去當兵”,“老總”才放走了大哥。到鎮公所后,驗兵的軍官說:“你這老漢要錢不要命,這么大的年紀還賣壯丁”。父親當時已經四十多歲,聽了這話趕緊掏出一塊大洋遞給了驗兵的軍官,說了聲“謝謝”轉身走了。殊不知被抓的人哪里是圖錢賣壯丁,分明是被強行拉去當炮灰。從我們村抓走的3人,一個沒到部隊偷著溜回來了,一個死在國民黨的隊伍里,一個投誠后犧牲在解放軍的戰場上成為烈士。
    還有一件記憶特別深刻的事,就是距離家鄉解放四個多月前,即1949年春節前的臘月,離我村20里路的沙河村大地主張甲子(外號“瞎仔”,壞的意思)帶人來我家逼債,當時家里窮的叮當響,沒有能力償還他這筆驢打滾的閻王債。父親哀求張甲子寬限些日子,來年春上最遲夏收后還債,張甲子不行,在屋里搜出二斗多糧食,連秤都沒過強行裝走了。那是全家4口人半年的口糧,父親氣得咳聲嘆氣,母親眼淚唰唰地往下流。舅父聽說我家斷了頓,背來一斗小麥一斗谷子。這年過年,我家沒有蒸年饃,母親從臘月二十七到正月初五天天出去要飯,要回來的饃有黑的有白的,有包子有蒸饃,就這樣過了一個年。到了春天,更是過的吃谷糠咽野菜的日子。多虧來了救星共產黨,家鄉人民得解放,我家和千千萬萬的勞動人民才過上了沒有剝削不受壓迫、安居樂業、幸福美好的生活。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也是我的家鄉解放70周年。在慶祝新中國70華誕之際,撫今追昔,歷久彌新,當年家鄉解放時的情景在我童年的回憶里,刻下了永不磨滅的印記,激勵我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為建設新中國、實現中華民族復興夢奮斗一輩子。

(本文作者系陜西省老科協第六、七屆理事會副秘書長)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图